江汉路股票开户-招商宏观谢亚轩:淡化“不急转弯”表述下的流动性改善

原问题:【招商宏观】淡化“不急转弯”表述下的流动性改善——3月央行资产欠债表点评

摘要 【招商宏观谢亚轩:淡化“不急转弯”表述下的流动性改善】思量到当前超储率仍处于低位,一旦政府债务融资短期集中发生,势必对银行间资金面带来影响;另一方面,二季度财政“收多支少”的纪律特征会对银行间流动性带来压力,且金融委聚会上提到的“地方金融机构风险有所露出”可能也会对流动性带来打击影响。高度关注财政方面转变,以及央行的政接应对。

  焦点看法:

  4月14日,央行更新3月《钱币政府资产欠债表》。从规模来看,当月央行资产欠债表规模缩短逾300亿元,降幅较上月显著收窄;从结构来看,“对其它存款性公司债权”与“政府存款”成为拉动贮备钱币增多的主要因素。

  各主要科目更改情形:

  1、银行购汇规模扩张,但央行“外洋资产”余额逆势削减;

  2、“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余额小幅反弹,央行3月实现资金净投放;

  3、“政府存款”继续削减,但边际收窄;

  4、节后现金逐渐回笼,钱币刊行与支付机构备付金余额环比削减。

  启示与展望:

  正如我们在《央行未提“不急转弯”的政策寄义》中提出:央行一季度钱币政策例会与金融委聚会淡化“不急转弯”的表述,并不意味着政策“转弯”将会加速。3月央行资产欠债表中基础钱币的边际改善验证了这一点。我们以为:在经济形势未发生显著转变前,“不急转弯”的政策基调不会因某次聚会是否提及而泛起转变。

  展望未来,财政转酿成为影响央行资产欠债表与银行间流动性的主要因素,建议关注二季度财政收支、政府债务融资,以及地方金融风险等发生的打击影响。

  以下为正文内容:

  3月央行资产欠债表规模继续缩减,但环比降幅较前值显著收窄。央行宣布的3月《钱币政府资产欠债表》显示:3月资产规模38,2772.77亿元,环比削减320.4亿元,降幅较上月(6038.29亿元)显著收窄;同比增速4.76%,回落到2020年终增速水平四周。

  一、基础钱币延续增多与超储率触底回升动员银行间流动性改善

  基础钱币延续增多,银行流动性改善显著。3月,基础钱币余额326,956.16亿元,环比增添5399.87亿元(前值4734.22亿元),体现出流动性边际改善;增速放缓至2.88%(前值4.17%),向5年均值水平(1.83%)回归。从结构来看,钱币刊行余额与支付机构缴纳备付金规模受季节因素影响,最先回落;但近1.5万亿的银行准备金增进成为推动基础钱币规模上升的主力因素。

  超储率预计触底反弹。预计3月超额准备金环比增添16%,超储率小幅回升到1.1%-1.2%区间四周,较2月反弹0.1个百分点。

  二、财政支出与央行投放组成3月银行间流动性改善的主力因素

  逐项剖析央行资产欠债表主要因素,财政支出与央行投放是影响3月基础钱币增多、流动性改善的主要因素。

  因素一:3月银行购汇规模继续扩张,但央行“外洋资产”余额逆势削减。3月,“外洋资产”余额219,213.98亿元,环比削减114.82亿元(前值增添1255.19亿元),同比上升0.41%(前值0.40%)。结构上,“外洋资产”削减与“外汇占款”与“其它外洋资产”双降有关。

  外汇占款方面,3月央行外汇资产余额211,553.27亿元,环比削减81.62亿元。在前两个月延续增添的基础上(累计增添326.79亿元),3月外汇占款降幅较为显著。连系银行购汇情形来看,《其他存款性公司资产欠债表》中“外洋资产”项目显示:3月银行持有的外汇规模环比增添1684.96亿元(前值737.42亿元),仍保持较快上升趋势。由此可见,3月央行外汇占款规模的缩减主要与央行购汇意愿降低有关。

  其它外洋资产方面,3月余额4805.08亿元,环比削减33.21亿元。2月,该项余额陡增1020.37亿元,引发市场展望“其它外洋资产”可能成为央行增添外汇占款、投放基础钱币的隐秘渠道。但从3月转变来看,只管银行持汇规模与增速继续上行,但该项并未延续增添趋势,反倒微降33亿。因此,其它外洋资产项目是否可能成为央行对冲外汇流入、投放流动性的新选择,仍有待考察。

  因素二:3月央行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小幅反弹。3月,“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余额124,657.22亿元,环比增添272.84亿元,打破前两个月延续大幅削减趋势(1、2月划分环比削减约1300亿与8000亿元),小幅反弹。

  从结构来看,果然市场操作小幅回笼:3月,市场资金利率延续2月的回落企稳走势,紧贴政策利率颠簸运行。对此,央行恢复“地量”操作模式,以逐日小幅投放对冲到期回笼,全月共投放3300亿元,实现净回笼300亿元;常备借贷便利(SLF)净投放:为知足金融机构暂且性流动性需求,央行于3月开展SLF操作投放资金64.4亿元(其中,7D35亿,1M29.4亿元);再贷款与再贴现可能是3月净投放主渠道:连系OMO与SLF两项工具来看,3月资金净回笼235.6亿元。但资产欠债表上,“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余额增添了近300亿,据此推断央行应该是通过其它渠道开展资金投放,而再贷款与再贴现则可能是投放渠道之一。2020年抗疫时代投放的再贷款与再贴现于今年2月最先到期,引发资金大量回笼;为继续支持小微企业生长,延续直达实体经济的钱币政策支持,央行可能于3月开展资金续作,使得“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有所增添。

  因素三:“政府存款”继续削减,但边际收窄。3月,“政府存款”余额36,719.33亿元,环比削减5686.36亿元(前值削减1.11万亿),增速19.31%(前值14.09%)。结构上,政府债券融资规模处于历史低位,国债与地方债净融资合计3112.68亿元,较2016-2020年均值水平低出1583亿元;财政收支方面,受季节性因素影响,3月财政收支通常出现“收少支多”特征,但今年3月财政支出受2月影响,支出规模环比有所收窄。

  因素四:现金刊行余额环比削减。3月,“钱币刊行”余额92,459.49亿元,增速放缓至1.88%(前值3.45%),环比削减7369.23亿元。其中,M0增速虽保持4.2%稳固,但环比削减5380.96亿元,导致了钱币刊行余额的削减;“非金融机构存款”余额17,813.90亿元,增速较前值下降6.83个百分点至23.92%,环比削减1562.06。二者受季节性因素影响较为显著,因此在春节效应事后现金需求恢复常态的靠山下,现金余额与支付机构备付金余额泛起同向削减。钱币乘数回升。3月,M2供应量2,276,488.45亿元,算适合月钱币乘数为6.96,较前值回升0.01,保持高位水平。

  三、启示及展望

  正如我们在《央行未提“不急转弯”的政策寄义》中提出:央行一季度钱币政策例会与金融委聚会淡化“不急转弯”的表述,并不意味着政策“转弯”将会加速。3月央行资产欠债表更改在一定水平上验证了这一看法:一方面,基础钱币延续增多与超储率触底反弹,预示着银行间流动性状态正在边际改善;另一方面,3月央行投放增多体现出央行当前的政策着眼点仍是小微企业结构性恢复与重点领域支持,而非预防通胀。因此,在经济形势未发生显著转变前,“不急转弯”的政策基调不会因某次聚会提与不提而泛起转变。

  下一步,财政转变将组成央行资产欠债表更改主要影响因素。从五因素模子来看,央行投放虽小幅回升,但在“稳杠杆”和“防通胀”的双重抑制下,预计不会泛起趋势性大幅增进。与此同时,外汇占款与现金投放等因素也难以泛起延续大幅更改。唯有“政府存款”一项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一方面,从一季度政府债务融资进度来看,二季度政府债务融资压力不小且时点难以展望。思量到当前超储率仍处于低位,一旦政府债务融资短期集中发生,势必对银行间资金面带来影响;另一方面,二季度财政“收多支少”的纪律特征会对银行间流动性带来压力,且金融委聚会上提到的“地方金融机构风险有所露出”可能也会对流动性带来打击影响。高度关注财政方面转变,以及央行的政接应对。

(文章泉源:轩言全球宏观)

(责任编辑:DF398)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第三方网络采集,仅作为提供用户参考阅读,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谢谢!